标签: 流行

关于Beyond

黄家驹曾经写过一首《俾面派对》来讽刺只有应酬、交际的香港商业音乐圈,但收录了《俾面派对》的专辑《命运派对》却是Beyond在商业上最成功的唱片之一。黄家驹还曾说「香港只有娱乐圈,没有乐坛」,并在结束了与新艺宝长达5年的合约之后,带Beyond远赴日本,但吊诡的是,离开了香港名利场的家驹最终却死在了东京富士电视台一个极其商业化的游戏节目的录制现场。

这种吊诡也出现在Beyond的音乐上,Beyond有一张充满激情也充满野心的处女唱片《再见理想》,这张唱片收录了被称为Beyond「校歌」的《再见理想》、地下乐迷最爱的《永远等待》和百转千回、新意迭出的Art-Rock大作《谁是勇敢》,但这张自资出版的地下唱片却无疑是青涩的,也尚未提炼出后来感人至深的「Beyond风格」。

但与Beyond的成熟、风格的出现相伴的却是音乐的模式化、口水化,从《再见理想》到《灰色轨迹》到《海阔天空》甚至到黄贯中去年火爆香江的《年少无知》,类似的主题、类似的表达在近30年间不断出现,Beyond找到了在感伤中凝聚力量的方法,却也学会了在复制中刺激泪腺的法门,Beyond的「成熟」是向着大众口味的妥协,而非向着音乐的升华。相比更杰出的香港乐队达明一派,Beyond不仅在音乐上逊色,也缺少如达明(尤其是黄耀明)那样在商业与自我间的游刃有余。

但Beyond不是汪峰、许巍,家驹也好,所谓的「三子」也好,都在最大程度上保留了理想主义的色彩,并把理想主义通过歌唱变成了人人可触摸的东西。如果说家驹的歌声是Beyond风格的支点,那么心怀理想的小人物的感伤、压抑与愤怒才是Beyond风格的真身,也是Beyond在家驹离世后并未溃散,甚至还在很大程度上保持了水准的原因。

但家驹的死,对Beyond的其他三人而言仍然太过沉重。一方面,靠着家驹的「遗产」,三人无须动脑便可坐吃多年,但另一方面,家驹又成了笼罩在三人身上的巨大阴影,三人写出了优秀的唱片《Sound》,但在任何一个Beyond现场,引起山呼海啸的仍然是家驹时期的抒情老歌。

更重要的是,三人的Beyond并没有像失去Ian Curtis的Joy Division那样,彻底改组成新的乐队(New Order),他们想做的仍然是「家驹的Beyond」,如果说家驹被大众束缚了,那么三子的身上则多了一条新的绳索——家驹。

所以,当我在黄贯中的唱片《A小调协奏曲》里面听到用Beyond歌名拼成的歌曲《故事》时,我觉得不仅是歌迷,甚至连黄贯中他们也该忘记Beyond了,他已经写出了新的好歌,不需要过去的神话了。

手里没有烟,那就划一根火柴吧

《没有烟抽的日子》收录在张雨生发行于1989年7月的专辑《想念你》,它由张雨生根据王丹的同名诗歌写成,关于这首歌的资料可以参见维基百科,这首歌毫无疑问是张雨生整个创作生涯最出色的作品之一。

1、张雨生原版

2、张惠妹翻唱版

3、王杰翻唱版

4、张学友翻唱版

5、张悬翻唱版

没有烟抽的日子

没有烟抽的日子 没有烟抽的日子

我总不在你身旁

而我的心里一直 以你为我的唯一的

唯一的一份希望

天黑了 路无法延续到黎明

我的思念一条条铺在

那个灰色小镇的街头

你们似乎不太喜欢没有蓝色的鸽子飞翔 啊~

手里没有烟 那就划一根火柴吧

去抽你的无奈

去抽那永远无法再来的一耧雨丝 喔~

在你想起了我后

又没有抽烟的日子 喔~

每周一歌(15):黄耀明《广深公路》

确定是怎么变为不确定的?

在一条高速公路、一趟列车或者一班飞机上,特别是夜晚,周围本就相似的一切不再提示这里究竟是那里,既定的路变成了不断地重复和没有尽头的奔走,时间不再有意义,甚至目的地都不重要了。

“广深公路”是明哥2008年的唱片《King of The Road》的开篇曲,说句实话,个人认为这张使用原声乐器创作的唱片在明哥的作品中只能算一张水准之作,我买来,听过一遍,就压在了箱底。

但鬼使神差的,在某天,在某一班广深铁路上,IPOD随机的播出了这首歌,不确定的情绪里面竟然生出了确定的温暖。

 

附歌词:

广深公路

 

能望到
最遠那個邊界亦能望到
最近這裡總有一個笑容
如面前有你照片中 穿梭公路中
能遇到
最遠那個災劫亦能遇到
最近這裡總有一剎胃痛
命運像大貨車竟天天操縱
路上做一個半個美夢
和你某天開舖
穿過千個荒野還未到
兜過千個方向還未到
親愛的 如時代冷酷
也要去上路 如前面有路
衝過千里千里還未老
只要想見的你還未老
向著你 再遠也去得到
很多稀罕的 將得到
要上路
疲倦到 最遠那個家也懷疑就到
最近這裡總有一切國度
會去到 如前面有路
穿過千個鄉鎮還未到
兜過千個交界還未到
親愛的 如時代冷酷
也要去上路 如前面有路
衝過千里千里還未老
只要想見的你還未老
向著你 再遠也去得到
很多稀罕的 將得到
在想的 想得到
在趕的 趕得到
在上路
能望到
最遠那個安慰亦能望到
最近這裡總有一對眼紅
如抬頭看看破天空
廣深公路中 撐得到
一些小幸福 可得到

每周一歌(9):侯德健《漂亮的中国人》

《漂亮的中国人》是侯德健最伟大的一首歌,远远超过《龙的传人》。

关于这首歌却没有更多要说的,只是希望有一天,这首歌可以被大声的唱出来。

 

附歌词:

漂亮的中国人

爱自由的朋友
展开我们的翅膀
有良心的朋友
敞开我们的胸膛

为民主的朋友
握紧我们的双手
丑陋的中国人
今天我们多漂亮

一切都可以改变
一切都不会太远

不愿被压抑的朋友
挣开自己的枷锁
丑陋的中国人
今天我们多漂亮

一切都可以改变
一切都不会太远

把耳朵竖起来
谁也不许再撒谎
把眼睛睁开来
谁也不许歪曲真相

每周一歌(8):新宝岛康乐队《钱歌》

一直觉得陈升和黄连煜组成的新宝岛康乐队是一支带点玩票性质的乐队,但这个乐队却已经存在了将近20年,而他们的第八张唱片《脚开开》也将在几天后(6月3日)正式发行,在靠怀旧和演唱会混吃等死的华语主流唱片界,这几乎可以称为奇迹了。

这张新唱片的一大重头是升哥用台语翻唱了左小祖咒的名曲《钱歌》。这首歌唱出了纠结与无奈、事故和通达,祖咒曾说《钱歌》是他歌曲里面台湾人最能听懂的一首,

升哥的翻唱没有左小原唱中狡黠的智慧,却多了淡定,甚至还有一丝戏谑的道德感。

作为台湾、大陆当前最牛B的音乐人,他们俩确实都早已成精了。

 

附歌词:

钱歌

 

不能证明他的错,那么就算是你的对 关于异性的问题,朋友啊你自成一套 笑意味着老土,切下了一片云当面包 关于钱财的问题,朋友啊你多了一套

朋友啊朋友 如果说爱你有点轻,说不爱你有点重 什么时候把欠我的钱还了? 不要说你什么时候欠过我的钱了 给我个面子我什么时候不让你尊敬我?

我知道我的存在让你感到压力 我知道我的行为让你感到自卑 我知道我的言语让你感到渺小 可是我的钱哪为何不让你感到恶心?

不借钱给朋友就会失去朋友失去钱 借钱给朋友又会失去钱失去朋友 不借钱给朋友就会失去朋友失去钱 借钱给朋友又会失去钱失去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