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演唱会

迪伦,现场

很多人都说摇滚乐是现场的艺术,但对我这样生活在三线城市的人来说,特别在DVD还没有普及的时候,对现场的印象除了唱片里面的欢呼嘶吼,就主要来自文字。

记得《音像世界》还很红火的时候,经常会在上面读到“现场之王”这个词,感恩而死、Jimi Hendrix、Led Zeppelin、……,几乎每一个在摇滚英雄谱上标名挂号的人物都和这个词发生过关系,但在我印象里面,却很少有人用这个词来称呼Bob Dylan。

 ![dylan-and-suzue2[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03/dylanandsuzue21.jpg)

其实在很多时候,迪伦已经成了一个文化符号。特别在中国,提起迪伦,大家往往更愿意谈论附加在迪伦身上的诗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社会运动斗士、60年代文化代言人这些标签,就算说起迪伦最根本的身份——歌手,也总爱在前面加上“抗议”二字(尽管迪伦真正作为抗议歌手的时间不到10年,在他长达50年的歌唱生涯里面不过一瞬)。似乎不如此,就很难体现迪伦的正义和文化,也显得自己很没文化。而“现场之王”这个词和文化关系不大,还多少显得粗鄙,自然也少有人用它来形容迪伦。

不过说起来,我最早接触迪伦的音乐,除了《答案飘在风中》,恰好是两套现场唱片——引进版的《The 30th Anniversary Concert Celebration》和打口的《MTV Unplugged》,前者是众星捧月的超级翻唱大派对,评价巨高,后者是迪伦自己对早期作品的小小回顾,通常被认为是其90年代重回高峰前的最后低谷。不过这两张唱片的好与坏对我全是浮云,那是属于Grunge的年代,我迷恋的是Nirvana和他们的前辈Black Flag,相比之下,迪伦不仅音量小,旋律也要难听很多,何况比起迪伦那些词意意象繁复的歌,《Rape Me》、《Damaged》这些简单而绝望的歌更能让荷尔蒙分泌过量的青春期少年发狂。

![d85691b1955[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03/d85691b19551.jpg) ![c69746gd61s[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03/c69746gd61s1.jpg) ![d310156u31t[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03/d310156u31t1.jpg) ![f59274hxdrb[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03/f59274hxdrb1.jpg)

我真正对迪伦发生兴趣是2002年,在那一年我买到了迪伦的另外两套现场唱片——《The Bootleg Series, Vol. 4: The "Royal Albert Hall" Concert》和《The Bootleg Series, Vol. 5: Bob Dylan Live 1975 - The Rolling Thunder Revue》,前一张记录的66年“皇家阿伯特宫”演唱会(实际为在曼彻斯特的演唱会)和后一张记录的75年的滚雷巡演都堪称迪伦传奇人生里面最神秘的片段。由这两张唱片,我真正见识了迪伦的牛逼,我刨出压在箱底的迪伦的磁带和CD,上网下载MP3和歌词,几乎有两三个月的时间,我完全颠倒在迪伦的世界里面。

作为一个后进的迪伦歌迷,我最感幸运的地方是,迪伦的传奇还远远没有变成过去式,我指的不只是《Time Out of Mind》以来4张大受好评的录音室专辑,还有现场。

和同样热爱巡演的滚石不同,迪伦并没有从巡演里面赚到多少钱。演出对他而言,更像一种宣泄过剩创造力的方式,而且迪伦不但从不讨好公众,还总是有意识地把自己从公众视野里面隔离开,因此他的现场没有固定的曲目,就算同一首歌曲也会因他经常重新进行编曲而变得面目全非,不到迪伦开口,你很难猜到迪伦要唱什么,就算他开了口,你也很难猜到他下一句会怎么唱,他是为自己歌唱的人,他才是真正的“Master of the Concert”。而对乐迷而言,每一个晚上的迪伦都是一个全然不同的迪伦,这也是让迪伦成为Bootleg最多的歌手的一个原因。

还有两个礼拜,迪伦就将开始他第一次中国巡演,当然也很可能是最后一次。我很希望他在这两场演出中能够有《Desolation Row》和《A Hard Rain's A-Gonna Fall》,这两首歌写的是美国,也是现在的中国;我也期盼着有高人可以做一个现场的录音,那将是绝对牛逼的Bootleg。

最后,今天,2011年3月24日,是迪伦先生70岁整寿,happy birthday!Bob!

又闻迪伦到中国

今天早上在微博和twitter上又看到了Bob Dylan要来中国演出的消息,上迪伦的官网,发现在1月31日发布的Bob Dylan远东巡演中就包括了4月6日在北京工体、4月8日在上海大舞台两站(见截图);但在新浪、网易、腾讯等门户,在这篇博客发布时还没有发现相关的信息;在大麦网等票务网站,也暂时没有看到Dylan巡演的票务信息;而用google进行搜索,出来的大部分结果还是关于2010年那次流产的中国巡演。

对比去年的那场让无数Dylan粉丝春心大动、最终又黄掉的巡演,传言中今年的迪伦巡演与去年是何其相似,一样的官网公布、一样的时间(都是4月)、一样的城市甚至演出的场地也同样是工体和上海大舞台,真让人怀疑是Dylan官网的工作人员粗心大意,把去年的行程错贴了上来;而真正让人疑虑的是,去年的故事会不会重演,在中国看Bob Dylan会不会真只是春梦一场。

Bob Dylan作为抗议歌手的名气实在太大了,连不少摇滚乐迷也仅仅看到了Dylan这很小的一面,你很难要求手握批文的老爷们去了解整个Dylan的音乐脉络或者翻墙上youtube看几段Dylan近年的演出视频,何况他们确实被08年的Bjork吓怕了,随着对文化、言论管控的愈加严厉,要乌纱还是冒着风险去真正搞点文化,官员的逻辑决不会是乐迷的逻辑。

我始终觉得审批制是中国演出市场最大的毒瘤。审批制的存在,不仅让演出市场萧条,更使得这个市场扭曲而疯狂。其实在中国的演出商经营的不是演出,而是批文,只要关系到位、批文到手,就可以卖高价、赚暴利,在网上随便查查就可以知道,一场在美国100元的演出,搬到中国就可以卖到300、400元,即使把国际机票、住宿、音响运输这些考虑在内,这依然是夸张的,就连见多识广的Linkin Park也曾惊讶于他们在上海演出时的高票价。

可笑的是,去年贪婪的演出商搞黄Dylan的中国巡演后,为了掩盖是钱而不是其他让Dylan中国行流产的事实,竟然装着委屈、扯出了政府部门不发批文的谎言,真是什么样的鸡就下什么样的蛋。去他妈的无间道,真正的输家可是无数盼望Dylan多年的乐迷。

我对今年Bob Dylan的中国巡演一点都不乐观的,这几年,狼来的太多了,狼身边又有那么多的鬼影,不是麻木,而是绝望。但我还是会存上点机票和门票钱,毕竟到3月份,Bob Dylan就将满70岁了,尽管这几年佳作连连,我们又能指望这个如今很优雅的老头能再唱多少年?我们没有多少机会可以用来等待Bob Dylan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