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电影节

云之南

![e417906[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03/e4179061.jpg)

这一届的云之南是历届里面我看片最少的一次。

七天的影像展,我一共只去了一个上午两个晚上,看了《阿仆大的守候》、《生活而已》、《姑奶奶》、《在一起》和《神翳》五部片,错过了《胶带》、《算命》、《未完成的生活史》、《两个人的村庄》、《猪脚 葡萄酒 死亡迅速》及贾樟柯的《语路》这几部先前比较期待的片子。特别是《未完成的生活史》,它是我喜欢的诗人丛峰的系列纪录片《甘肃的意大利》的第三部,因为这个系列的前两部《信仰》和《马大夫的诊所》我都很喜欢,本来一直把这个片当做这届云之南里面我自己的首选要看的片,再加上这个片一共安排了两次放映而且第二场是在礼拜天,原以为怎么着都可以看上一场,最后还是因事错过了,非常的遗憾。

在我看了的五部片里面,我最喜欢的是魏晓波的《生活而已》。自己拍摄自己不算是新鲜的手法,但依然充满挑战。和写日记、写自传一样,记录自己的纪录片最大的难度在于真实的同时还可以忠于自己。魏晓波最大的好处是他坦诚而且姿态轻松,他不为是否需要掩盖、粉饰自己而操心,这也就使得他的私人生活在镜头下依然那么纯粹。何况他提供了新鲜的视角,已经被主流文化脸谱化了的80后的生活在这里重注血肉起死回生,并在放映现场引发了强烈的共鸣,以我的观察,那天的现场感慨、欣喜、低头不语或者喃喃自语的年轻人史无前例的多,而我到今天仍会不时想起片中的片段。

另一部我喜欢的片子是和润的《阿仆大的守候》。同故事丰满、叙事流畅,可以当剧情片来看的《生活而已》正相反,《阿仆大的守候》几乎没讲什么故事,就是用最朴素的方式记录了略有些智障的儿子照顾生病的父亲这么一个过程。和润不动声色地串起了爱、生命、生死这些终极命题,他不铺张感情,也不累述观念,而是把整个片子处理的极为宁静,让力量自己从平静的影像中渗出来。《阿仆大的守候》是感人的,却和眼泪无关,它充满的是敬畏与尊严,我甚至觉得这就是所谓的宗教情怀,尽管我不清楚和润导演是否信仰某个宗教。

让我比较失望的是赵亮的《在一起》,特别是对比他的旧作《上访》。我多少觉得《在一起》能有现在的名声是因为它触及了艾滋病这个敏感的题材。但问题也在此,话题太大,又是热点,如果视角不够独特、切片不够深入,很容易被同题材的作品(不管是电影还是文字或者其他形式的东西)淹没掉。而且《在一起》过于强调事先预设的观念了,这不仅让片子沾染了些许说教的意味,也限制了疾病隐喻可能产生的想象空间。

说完片子,再讲几句云之南,作为昆明的文艺青年,能骄傲起来的事情真的不多。

今年的云之南比起前几届最大的变化是除了省图主场外,又增加了北辰财富中心影院和环影国际两个商业影院做放映点,规模的扩大当然可喜可贺,但让我感触最深的还是易思成老师的坚持与低调。以云之南今天的江湖地位,要把虎皮扯得更大一些,牛逼吹的更响一些并不难,但易老师操盘的云之南依然不急不缓,并已悄然形成了“竞赛+青年论坛+特邀影片”这样合理的影片参展结构,而这也不是刻意为之,而是参展片数量与质量提升后的水到渠成,这种深挖田、广积粮的策略在一片浮躁的中国,不仅难能可贵,简直可以看做要成大事的标志。

最后,我还想称赞一下北辰财富中心影院,一半是因为从它开业以来就一直在支持独立电影的放映,一半也因为虽然它位于较偏的北市区,却一直创造着不亚于市中心影院的票房,这充分说明了有一个真正喜爱电影的总经理,对一个电影院是多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