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电脑

电脑坏了

我家的家用电器使用频率很低,除了电灯和电脑。如同我对电灯的依赖一样,电脑坏了,日子也变得难熬。

我早就自觉自愿地被各种电脑和类电脑设备包围,仅电脑我就有工作用的笔记本、一台放在书房的PC和一台放在客厅看高清的PC,何况还有手机,在我发现电脑坏了以后,第一件事就是用手机收邮件,然后上twitter和微博看消息,然后看google reader的更新,然后才去检查电脑的问题;而我在商场等待售后修理电脑的时候,我就在一边拿手机用IM和朋友聊天,一边上twitter看推友对北京M记热闹的直播。

我真正离不开的是互联网。

对我而言,互联网也就像电灯一样,它带来了便利,无论获取信息、结交朋友,还是工作消费、发飙骂娘,而且,对任何一个使用互联网的人来说,获得的空间和机会其实并不是虚拟的,互联网从根本上拓展了每一个使用互联网的人的生活空间,特别是在facebook出来以后。如果说电灯改变了夜晚,那么也可以夸张地说互联网让我们突破了24小时的限制,它重新塑造了生活。

由此,我很怀疑埃及和中东其他一些国家断网的举动,互联网已经是相当一部分人的生活了,你断了网,也就是让这些人的生活变的更差,这除了激起更大的民愤外,还起到其他什么作用。

我也一直怀疑阉割互联网的实际效果,对“反动”新闻感兴趣的人多半会去学习翻墙,更多的人却因此只能流连于QQ空间、开心网这类的山寨运用,就像手机的世界里只有山寨机,而没有iphone、andriod和黑莓。当然,在我们这个国家,把百度当宝,把iphone当装饰品的人绝对不少。

我还怀疑那些整天拿网瘾说事的人,要么是得了失心疯(这个病在中国比感冒还常见),要么还生活在史前社会。一群屁股坐上麻将桌(或坐到电视机前)就离不开的人,去指责坐在电脑前打游戏的人,还要以病的名义把他们送上电椅,这不仅荒唐,还再一次让那个挥之不去的法西斯的幽灵爆了光。

不扯了,回到我的电脑,问题不大,修的很好,应应景,听首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