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纪念

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在纪念六四的歌曲里面,Roger Waters 的 “Watching TV”是非常杰出的一首,但今天我更想放另外一首和六四没有关系的歌曲,Roger 在 Pink Floyd 时期写的“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1和2),在这首歌里 PF 批判了英国抹杀个性、控制思想的教育。

选择这首歌,完全是因为今天在推特上看到了太多白领精英的傻逼言论,这也再一次证明了中国的教育是有多么的成功。

附歌词:

We don't need no education
We don't need no thought control
No dark sarcasm in the classroom
Teachers leave them kids alone
Hey! Teacher! Leave them kids alone!
All in all it's just 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All in all you're just 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A bunch of kids singing) We don't need no education
We don t need no thought control
No dark sarcasm in the classroom
Teachers leave them kids alone
Hey! Teacher! Leave us kids alone!
All in all it's just 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All in all you're just 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聚会散场,老李永在

Lou Reed和他的地下丝绒乐队发表的第一张唱片“The Velvet Underground & Nico”的第一首歌叫“Sunday Morning”,而在2013年10月27日,又一个星期天的早晨,Lou Reed因肝病离开了这个世界,在世界的另一边,有Andy Warhol、Nico和Sterling Morrison,Reed去了,差不多可以再组一支地下丝绒了。

Lou Reed的名字有很多不同的中文翻译,娄·里德、卢·瑞德这类的,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老李,就像我不想在这里重复他的生平、歌颂他的音乐或者表达一个脑残粉对他的敬意而只想再放放他的音乐一样,老李这个名字让我觉得踏实。

“Lulu”专辑之后,除了他刻苦练习太极这类,已经很少听到关于他的新闻了,我甚至很少再把他的音乐拿出来听,它们早已融化在我的耳朵里,成为我听其他音乐的标准了。虽然以今天的背景再听他的音乐,已经不能再称为前卫、先锋了,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音乐失去了价值,他创造了独特的美,摇滚死了,他和他的音乐还在。

当然,也可以很高大上的说,正是因为Lou Reed因为John Cale因为很多他们的同道,曾经的惊世骇俗才变成今日的“正常”,他们提升了整个摇滚音乐圈的创造力,但这和老李又有什么关系呢?在这几十年里,他只是想做出“有心灵的”、“有同情心的”、优秀的音乐,如他自己所说:

摇滚乐应该以每一种可以想象的途径摇滚。它应该有心灵,它应该有种节拍来感动你,它应该如此优秀,以至于你听了20年后它还有自己的力度和能量,就象一个你百看不厌的精彩小故事。那时,人们认为‘地下丝绒’是消极、惨淡、黑暗和反动的,而我想那是我们对外界所发生的和即将发生的一切的正确反应。我想我是很现实的,而且有同情心。我想他们在这些歌曲中忽视的一点就是它们是多么有同情心。 网上很多朋友在播“Sad Song”、“Goodnight Ladies”一类的歌曲,而我,可能没有那么多的忧伤,有的更多的是感谢,感谢他让我看到了一个更加精彩的世界,所以,我更愿意再听一听“Metal Machine Music: Live at the Berlin Opera House album review”这类至今评价不高却暗藏杀机的专辑,也想把“海洛因”这样的曲子翻出来再听几遍(下面这个视频是老李2012年现场的演唱,也许是最后的“海洛因”了)。

73

141252_47176

「73」出自诱导社去年的专辑『逆行的王国』,我很喜欢这首歌,但我更喜欢它的歌名,我觉得诱导社为64找到了一种特别的、幽默的、又很中国的表达。

歌词是我听写记录的,不少地方听的不是很清晰,望指正。

 

73

Hello,我不知道为何变得如此变态 这世界变得是如此的奇怪 hello,你已经差点进入 你仿佛是一艘黄色的间谍 我倒立着芯子在这广场上 仿佛一切变得如此的清晰 我总觉得这里有着张吊网 屠宰师傅给我亲密的笑容

Hello,我走在个这无文化的街上 却装出一副有文化的嘴脸 hello,我的心实在是乱 却跟的天下一片太平 你扣扣鼻子指着远方 一座座钻石的宫殿崛起 你像神一样被侮辱被崇拜 你像一个老不死飞向那太空

Hello,飞进那太空 像一颗榴弹一样飞过夜空 hello,发号你的指令 像一颗榴弹一样划过夜空

手里没有烟,那就划一根火柴吧

《没有烟抽的日子》收录在张雨生发行于1989年7月的专辑《想念你》,它由张雨生根据王丹的同名诗歌写成,关于这首歌的资料可以参见维基百科,这首歌毫无疑问是张雨生整个创作生涯最出色的作品之一。

1、张雨生原版

2、张惠妹翻唱版

3、王杰翻唱版

4、张学友翻唱版

5、张悬翻唱版

没有烟抽的日子

没有烟抽的日子 没有烟抽的日子

我总不在你身旁

而我的心里一直 以你为我的唯一的

唯一的一份希望

天黑了 路无法延续到黎明

我的思念一条条铺在

那个灰色小镇的街头

你们似乎不太喜欢没有蓝色的鸽子飞翔 啊~

手里没有烟 那就划一根火柴吧

去抽你的无奈

去抽那永远无法再来的一耧雨丝 喔~

在你想起了我后

又没有抽烟的日子 喔~

金正日和哈维尔

392729_10150464422777770_612912769_8360162_1992250650_n.jpg

“伟光正”的金正日同志或许没想到,他竟然和绝对的“反动派”瓦茨拉夫·哈维尔先生前后脚去世,如果他和哈维尔在黄泉路上相逢,不知道他会不会感到一丝恐惧,毕竟以他的体型和智商,无论斗力还是斗智,都决不是哈维尔的对手。

金胖或许也没想到,他的死会让西朝鲜变成一片欢乐的海洋。我在微博上看到不少人叹息调侃金正日的声音掩盖了纪念哈维尔的,但对金正日的调侃并非幸灾乐祸,这种由戏弄引发的欢乐甚至不是针对金正日的,被唾弃、被嘲弄的是天朝的过去、是独裁与谎言,这和纪念哈维尔必然提到的自由、民主与真实在方向上是一致的,这也让纪念哈维尔的那些文字成为了反思金家朝鲜和天朝帝国的言论中最有价值也最有力量的部分。

我特别留意了朝鲜电视台主持人的哭腔和朝鲜人集体的悲痛,我想不能用“真实”或者“虚假”来形容,那只是一种无意识的、机械的、强迫症般的生理反应(如果把这种反应称为“独裁病”的话,那么比起朝鲜人,我们仅仅只是病情轻了一些而已),是生活被“领袖”蹂躏后的结果。死了一个独裁者并不意味独裁的结束,而改变独裁的体制,断绝独裁的文化,都仍然需要一场“丝绒革命”或者再一次的“五四”。

独裁的领袖妄图绑架一切,而哈维尔不只是一个民主斗士,他还是洞察人性的艺术家,在《给胡萨克的公开信》中,哈维尔写到:

由于试图使生活瘫痪,当权者也令自己瘫痪,从长远的眼光来看,这将使得他们丧失令生活瘫痪的能力。换句话说,生活可能臣服于一个长时间的彻底的被强暴、令其衰弱和麻痹的过程。但是,她不可能永远地止步不前。尽管或多或少是隐蔽地和缓慢地,然而她在继续。尽管她一千次被疏远自身,但她总是能以某种方式使自身复原;不管怎样被粗暴地蹂躏,她最终要比蹂躏她的力量活得更长久。这不可能是别的什么,而是由于每一个“熵”的权威,其深刻的自相矛盾,它仅仅在有生活的情况下才能压抑生活,因此,说到底,为了它自己存在它要依赖生活,而生活不以任何方式依赖它。在这个星球上能真正毁坏生活的唯一力量是那种不知道妥协的力量:第二热力学定律的普遍效应。

的确,不需要任何理论,仅仅是对正常生活的渴望就可以突破权利、消灭独裁与专制。所以,尽管独裁者妄想封锁一切,却无法阻止一批又一批的“脱北者”;尽管独裁者可以以一国之力举行盛大的葬礼,却注定无法逃出日后被鞭尸的下场,而平静离开的哈维尔却可以轻易地赢得人们的尊重。

我是通过地下丝绒和宇宙塑料人认识哈维尔的,在多数时候,我熟悉的哈维尔不是作为捷克总统的哈维尔,而是热爱摇滚乐的艺术家哈维尔(当然金胖也号称艺术家),我想应该用一首他挚爱的地下丝绒或者老李的歌来悼念他,本来想选《Beilin》中的“Sad Song”,最后还是选了老李和捷克女高音Renée Fleming2009年在纪念丝绒革命20周年演唱会上合唱的“Perfect Day",纪念一个伟大的人不需要哭哭啼啼的悲伤,哈维尔配得上“Perfect”这个词。

这首歌也顺便送给金胖,他的死毕竟让这个世界离完美又近了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