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翻唱

手里没有烟,那就划一根火柴吧

《没有烟抽的日子》收录在张雨生发行于1989年7月的专辑《想念你》,它由张雨生根据王丹的同名诗歌写成,关于这首歌的资料可以参见维基百科,这首歌毫无疑问是张雨生整个创作生涯最出色的作品之一。

1、张雨生原版

2、张惠妹翻唱版

3、王杰翻唱版

4、张学友翻唱版

5、张悬翻唱版

没有烟抽的日子

没有烟抽的日子 没有烟抽的日子

我总不在你身旁

而我的心里一直 以你为我的唯一的

唯一的一份希望

天黑了 路无法延续到黎明

我的思念一条条铺在

那个灰色小镇的街头

你们似乎不太喜欢没有蓝色的鸽子飞翔 啊~

手里没有烟 那就划一根火柴吧

去抽你的无奈

去抽那永远无法再来的一耧雨丝 喔~

在你想起了我后

又没有抽烟的日子 喔~

每周一歌(12):Otomo Yoshihide's New Jazz Orchestra《Hat and Beard》

![s2772966[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06/s27729661.jpg) ![d62710lp5u3[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06/d62710lp5u31.jpg)

整理唱片经常是件有始无终的事情。

比如今天,随手拿起大友良英的爵士乐队Otomo Yoshihide's New Jazz Orchestra全曲翻玩Eric Dolphy的《Out to Lunch》,第一曲“Hat and beard”还没听完,便已经停下了手里的活,坐到了沙发上。接着又翻出了Dolphy的原作,接着又把《Berlin Concerts》、《Far cry》和五点俱乐部这几张Dolphy名作听了一遍,几个钟头过去,收拾唱片就变成下个礼拜要做的事情了。

对比Dolphy的原版。在大友良英翻玩的《Out to Lunch》里面,很容易发现爵士乐传统对大友良英的影响,如果说Dolphy还是站在传统里面“反传统”,那么大友良英看似颠覆了传统,但实际上他是在推动着发展着这个传统,他惊人的创造力恰恰不是偶然,而是从阿部熏、高柳昌行甚至包括John Zorn、Bill Laswell这些人一代代累计起来的。

每周一歌(8):新宝岛康乐队《钱歌》

一直觉得陈升和黄连煜组成的新宝岛康乐队是一支带点玩票性质的乐队,但这个乐队却已经存在了将近20年,而他们的第八张唱片《脚开开》也将在几天后(6月3日)正式发行,在靠怀旧和演唱会混吃等死的华语主流唱片界,这几乎可以称为奇迹了。

这张新唱片的一大重头是升哥用台语翻唱了左小祖咒的名曲《钱歌》。这首歌唱出了纠结与无奈、事故和通达,祖咒曾说《钱歌》是他歌曲里面台湾人最能听懂的一首,

升哥的翻唱没有左小原唱中狡黠的智慧,却多了淡定,甚至还有一丝戏谑的道德感。

作为台湾、大陆当前最牛B的音乐人,他们俩确实都早已成精了。

 

附歌词:

钱歌

 

不能证明他的错,那么就算是你的对 关于异性的问题,朋友啊你自成一套 笑意味着老土,切下了一片云当面包 关于钱财的问题,朋友啊你多了一套

朋友啊朋友 如果说爱你有点轻,说不爱你有点重 什么时候把欠我的钱还了? 不要说你什么时候欠过我的钱了 给我个面子我什么时候不让你尊敬我?

我知道我的存在让你感到压力 我知道我的行为让你感到自卑 我知道我的言语让你感到渺小 可是我的钱哪为何不让你感到恶心?

不借钱给朋友就会失去朋友失去钱 借钱给朋友又会失去钱失去朋友 不借钱给朋友就会失去朋友失去钱 借钱给朋友又会失去钱失去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