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腐败

再说瘦肉精

在《瘦肉精》这篇博客里,我提到了一个观点:导致瘦肉精滥用的一个原因是监管失效,比起被查处的风险,使用瘦肉精的获利仍然高出很多。但监管是怎么失效的,因为问题太过于庞大复杂,超出了我的能力,在文中也就没有展开,今天有朋友在MSN上和我讨论起这个问题,并说腐败是导致监管失效的关键原因,这当然是个值得探究的问题,这里就再借瘦肉精讨论一下腐败与监管。

经过经济学家们多年的布道,现在大家都清楚了,腐败的根本原因不是道德,而是权力的寻租,不受约束的权力导致了腐败。而关于中国的腐败,杨继绳先生在《中国改革年代的政治斗争》一书中更进一步地写到“缺乏制衡的政治权力和唯利是图的市场经济的恶性结合,使得中国社会空前腐败”,不过我觉得杨先生的表述有两个不大不小的缺憾:

其一,中国的市场经济的恶不在于唯利是图,而在于这个市场仍然是个政府垄断资源操控一切的伪市场,市场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为权力中心谋取利益的手段,权力与伪市场的合谋最典型的就是房地产市场;

其二,忽略了人情和关系。前几天,我和我一个在大型国企供职的朋友一起吃饭,他说起他的一个项目伙伴,“那个人上来就谈钱、算账,不处朋友,不喝酒,这种人能和他谈什么事情”,可见在中国,不少时候,做事靠的不是契约而是人情,讲的不是合同而是关系。腐败和人情的结合,让腐败深入到这个社会的每一个角落,腐败也借人情这件外衣变得温柔,变成了一个可以接受的东西;同时腐败也由人情日常化了,比如逢年过节奔走送礼的人可以让相关的路段比平时拥堵十倍,而去送礼的人未必需要在这个时候解决什么问题,只求“礼轻人意重”,或者避免“平时不烧香,难时佛不帮”。

由此,缺乏制衡的权利、伪市场、人情与关系结成了一张大网,中国的腐败已不仅仅是制度性的,它还是社会性的,不过整个腐败过程依然是以权利为核心来运转的,腐败的逻辑不是小偷的逻辑,而是权利的逻辑。

回到瘦肉精,腐败当然是存在的,交情也是要谈的,在监管中打小放大、避重就轻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不过我们只能说腐败纵容了瘦肉精的滥用,但很难说是腐败导致了瘦肉精的滥用,因为不受监督的监管者是可以根据他的意愿来判断一块猪肉是否合格的,用来寻租换钱的是权力而不是法律更不是鉴定猪肉的标准,只有脑残的监管者才会先去教唆厂商先把产品做得不合格,再去收取贿赂,然后放厂商一马的。

而且中国的企业也知道,哪怕自己的产品确实过得硬,如果不去和相关的部门搞好关系,除非这个企业太小以至于提不起官员的任何兴趣,不然要在你的鸡蛋里挑出点骨头是很容易的事情,所以促使企业去和相关的部门、官员搞好关系的原因不在于违法使用了瘦肉精(至多是在使用的时候胆子大了一些、气足了一些),而在于相关部门、官员拥有的绝对权力。另一个对企业而言残酷的客观事实是,当真正发生了大的问题的时候,这个保护伞并不是牢靠的,三鹿已经死了,蒙牛和双汇尽管因为种种原因活了下来,但也仅仅是活了下来。“墙倒众人推”,就算一起拿过你的钱,现在也绝对不会再收了,在这个时候是没有一个官员会为了一点钱去拿政治生命救一个犯了众怒的企业的,乌纱帽是稀缺的,捞钱的机会没了一个还会生出来大把。

所以我的结论是腐败弱化了监管、放纵了瘦肉精的滥用,但腐败既不是瘦肉精滥用的主因、也不是监管失效的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