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苹果

乔布斯懂技术吗?

(谨以此文纪念乔布斯逝世一周年)

iPhone 5和IOS 6的发布让苹果再一次站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没有乔布斯,苹果还行不行“这一问题成了大众关注的焦点。但在大家盘点乔布斯留给世界的遗产时,往往更多的讨论乔布斯的理想主义、完美主义以及无可匹敌的创新能力、设计品味和营销能力,而很少提及乔布斯的技术能力,那么,乔布斯究竟懂不懂技术呢?

认为乔布斯不懂技术是对他最大的误解。

诚然,乔布斯不是斯蒂芬·沃兹尼亚克、比尔·盖茨、拉里·佩奇、马克·扎克伯格这样的技术天才,但他却从另外一个维度展示了”懂技术“的含义,可以看以下几个例子:

  1. 1987年乔布斯被苹果扫地出门独自创办NeXT时,在几乎所有核心的技术上,他都做出了最优的选择,如操作系统选择Unix作为底层,开发语言选择了当时无人问津的Objective-C、浏览器内核选择了webkit……,尽管NeXT并不成功,但这些技术却随乔布斯一起回到苹果,成为了Mac、iPhone、iPad、IOS等最关键的技术基础,事实上,乔布斯在80年代末期就奠定了苹果在21世纪辉煌。可以说乔布斯不仅拥有最敏锐的技术辨别能力,而且这种辨别能力远远超越了同时代的其他人;
  2. 施乐公司的帕拉奥多研究中心早在70年代初期就开发出了计算机图形界面,但由于施乐对此项技术不敢兴趣,图形界面也就一直停留在实验阶段。而乔布斯在到施乐参观后,便立刻组织团队将图形界面商品化、工业化,于1983年发布了世界上第一款搭载图形界面的个人电脑Apple Lisa,而1984年发布的麦金塔更是把个人电脑代入了图形界面时代(而微软成熟的图形操作系统Windows 3.x直到1990年才发布),可以说乔布斯不仅有敏锐的技术判断力,更有超凡的把技术商品化的能力;
  3. 和同类产品相比,苹果的产品往往不是功能最多的(经常是最少的),乔布斯的一大特点是善于做减法,不完善的功能他宁可不要,不完善的产品他宁可放在实验室中打磨,最著名例子如iPad,iPad项目启动比iPhone早了两年,但推出却比iPhone晚了三年;另一个例子是液态金属,乔布斯早在几年前就收购了这项技术,但至今未见到它的实际运用,可以说乔布斯不仅有敏锐的技术眼光,也有足够的等待技术成熟的耐性,他是真正了解技术发展规律的人;
  4. 乔布斯认为用户只需要关注于产品的使用,其他的交给苹果就可以,因此苹果没有复杂的产品线,苹果的产品也是所有同类产品(无论时电脑、手机、平板、MP3播放器等)中学习成本最低的,而苹果的产品说明书、网站(甚至包括技术文档)、乔布斯的演讲都从不使用复杂的专业术语。但当我们周遭充斥着无数满嘴技术术语、复杂概念却讲不清楚任何问题的人时,可以说乔布斯的简单,恰恰体现他对技术极度深刻理解,他知道要给用户什么(不是用户要什么),更知道怎么给。 乔布斯不是杰出的工程师,也非顶级黑客,但他却完美地诠释了产品经理、销售总监、CEO应该具备的技术能力——技术辨别能力、对技术发展趋势的预见能力,技术商业化的能力和对技术(产品)的解释说明能力。他是真正懂技术的少数人。

(本文同发于商业与管理博客观昊视角,文章地址在此

Clear好在哪里?

Clear是今年最让人惊艳的APP,它以出位的界面设计和全手势的操作方式吸引了大量用户的眼球,推出后几个小时就占据APP Store美国收费榜的榜首,而前天软件升级后进行的降价促销也再次掀起了销售的高潮。

作为一款to-do类的软件,我认为Clear的出色不全在其大胆的UI设计,事实上,我觉得Clear最不simple的恰恰是其稍显繁琐又有些冲突的手势设计,比如Pull/下拉,向下拉一格是“新建一个任务”,下拉两次是“回到上一级列表”,同时Pinching/捏括这个手势也有同样的功能,使用时经常容易搞混。

我觉得Clear的好在于它足够简单,相比其它的to-do软件,它不着眼于提供最完善的功能,而是立足于建立最便捷、最直观的操作方式。

多数GTD的书都在讲,一支笔一张纸就可以做好GTD,但多数的GTD的工具(包括软件)却又都喜欢把GTD搞成一项复杂的工程。GTD本身其实是一种思维方式(思维过程),工具的作用其实只是帮助这个思维过程更好的完成并且记录下来。工具的意义是帮助解决问题,而不是问题本身。

而Clear,它恰恰简化了那些繁复的设置,力图用最简单的方式来帮助思维过程、记录事项释放思维空间,让GTD回归到工具,而不是一场游戏。因此,尽管它有着游戏般的使用体验,但它依然是一个直指核心的、有用的工具,甚至可以说,Clear和苹果的产品一样,简单、精致而有爱。

当然,Clear还存在很多功能上的缺失,比如很重要的提醒功能,但如李如一所说:

缺少的功能要么在未来会加上,要么不会,但无论怎样,功能的多少或有无不是评价软件的唯一标准. 而对Clear,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如何改进手势,让操作更流畅、更自然,而功能,甚至可以交给用户,好的工具总能催生好的用户,而好的用户可以让产品变得更好(典型的例子如Twitter)。

PS:可以参考李如一老师的文章《为什么要推荐Clear》.

从《乔布斯传》说起

s6974202.jpg

一、

2011年出版界的焦点之一是“乔布斯”,而Walter Isaacson的《乔布斯传》又是焦点中的焦点。这本书由于其“独家性”与“权威性”,在全球掀起了购买和阅读的狂潮,又因为它实现了不同介质、不同语言版本的全球同步发行而成为了观察书籍(与阅读)未来走向的重要样本。当然乔布斯的声名、版本的多样也吊起了不少人的收藏欲,比如我就购买了Kindle的mobi版、中信的中文纸质版和IOS上的唐茶版。

对比这三个版本,阅读体验最差的是中信版。翻译的质量当然是一大问题,但如果考虑国内整体的翻译水平和这本书极其紧迫的翻译时间,中信版的译文质量其实远没有网络上批评的那么糟糕,只是批评书的翻译比批评书的内容要容易,而《乔布斯传》又比其它翻译书籍吸引了更多的关注,翻译的毛病就被突出化了。

至于同遭诟病的“众包”式的团队翻译,其实恰恰是提升中文翻译水平的有效路径,以我的理解,“众包”的关键在于以相对开放的方式实现多人的互译、互校并在不断的修改、完善中提升译文的质量,但互译、互校及更多深入的讨论与合作比传统的翻译方式需要更多的时间,不断地完善也需要恰当的介质来支持,而纸质的传统书籍并不是这样的介质。

让中信版显得如此不堪的原因其实不在于它翻译的错漏、而是它没有办法去修正这些错漏,特别是当和它同宗同源的唐茶版把“免费的修正完善”作为卖点并高速地发布一个又一个更新的时候,中信版彻底地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中信版的尴尬也是所有传统纸质书籍的尴尬,电子书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不是那个除了便携之外一无是处的毛头小子了。以Kindle和IOS下的电子书为代表,电子书已经具备了诸多超越纸质书的优越特性:

1、更方便的搜寻与购买。 我不否认逛书店有着极大的乐趣,但当网络购书已经超越书店成为主流的时候,也就别再把逛书店当做抵制电子书的借口了,何况电子书突破了印数的限制、突破了库存的限制,找到一本书、买到一本书将比以往更容易;

2、更方便的出版与发行 就算不考虑言论与出版的管制,由于高昂的制作成本,纸质书籍的出版与发行受控于出版商,不仅减少了出版的机会,也拉低了作者的收益。电子出版让书籍的制作成本几近为零,Apple Store和Amazon提供的商业模式(解决了支付问题)又使得作者可以抛开出版商直接面对读者,这使得作者就算仍然同出版商合作,也获得了更大的谈判空间。更低的门槛、更高的收益,必将造就更多的出版。

3、具备“更新”能力的作品 电子书的一大特性就是可以像软件一样持续更新完善,错漏在纸质书籍是遗憾的艺术,在对电子书则是进步与改进的动力。而且通过更新与完善,电子书将具备纸质书无法比拟的低成本。

4、更方便、更强大的笔记与分享功能 1637年,费马在丟番图的著作《算术》时,在一个命题旁的空白处写下了著名的费马大定理,他还调皮地写道“关于此,我确信已发现了一种美妙的证法 ,可惜这里空白的地方太小,写不下”,他没有写出的证明困扰了数学界300多年,以至于很多人认为拿不过是费马开的一个玩笑。假设如果300年前就有了电子书,那么费马就会有足够的空间来写他的证明,或者就没理由来开这个玩笑。 电子书创造了纸质书不具备的近似无限的笔记空间,而且这些笔记不会干扰阅读,再加上笔记的分享功能,可以实现多人间阅读的互动,大大的提升阅读的效率和学习的效果。 甚至在纸质书一向骄傲的排版,电子书也大有赶超的趋势,iPad上杂志的阅读体验已经超过纸质版本了,而以唐茶为代表的电子书,其排版的精细也不亚于优秀的纸质书。千万不要拿那些猫三狗四的盗版电子书来讨论电子书的未来,就像不能拿猫三狗四的盗版纸质书代表纸质出版物的水平一样。

纸质书另一个常被提起的优势是“翻页”。做“翻页”做的最好的电子书是Kindle,而Kindle的“翻页”在纸质书面前也只能叫幼稚。但如果我们换一种理解,“翻页”的实质其实是对书中内容的搜索,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认为电子书要解决的问题并不是“翻页”的效果,而是更方便、更不干扰阅读的搜索。互联网早已造就了更快捷、准确的搜索技术,现在需要的只是与阅读结合的更紧密的搜索方式。从这个意义上讲,我看好苹果可以解决“翻页”的问题,因为把技术以人性化的方式变成完美的用户体验是乔布斯真正厉害的地方,我相信这已经是苹果基因的一部分了。

当然,我并不认为纸质书会因电子书的发展而消亡,因为纸质书创造的独特质感是电子书无法取代的,就像MP3无法让黑胶、磁带消亡一样。我很难想象玻璃、塑料的屏幕可以制造出纸质带来的温暖感,何况书籍未来的发展方向要实现的是更高效的阅读,而不是去复制传统。

纸质书不会消亡,但它的归宿是艺术品,属于电子书的未来才刚开始。

二、

Isaacson的《乔布斯传》出版前,另一本在国内受到追捧的乔布斯传记是王咏刚、周虹合写的《帮主乔布斯》(也曾出过唐茶版,但已下架),李开复在为这本书写的序言里甚至把它称为“所有中文书里最有料也最好读的乔布斯评传”。

s6783948.jpg

我无法判断李开复说的话,因为我没有读过国内其它作者写的乔布斯传记,但如果拿《帮主》和Isaacson的《乔布斯传》做比较,却可以找出区分三流传记与一流传记的一些标准:

首先是材料:

用这一点来责难《帮主》的作者并不合适,毕竟作为唯一获得乔布斯授权的作者,Isaacson可以接触的第一手材料在全球无人能及,但如果忽略取得材料的原因与过程,只论结果的话,不及《乔布斯传》三分之一厚度的《帮主》,其内容仍然比《乔布斯传》要空洞很多。

 

另一个证明材料重要性的地方是,无论《帮主》还是《Steve Jobs》对乔布斯NeXT10年的描述都较为简略,虽然正是在那10年乔布斯构建了支撑苹果再度崛起的技术基础,但那10年的确是乔布斯较为低调沉默的10年,可用的材料相对苹果前后两段辉煌时期必然有限,哪怕大牌如Isaacson也不可能超越材料的限制,写出更有说服力的文字。 第二是立场: 传和评是不一样的。评尽可以主观,而传却需要客观,需要靠事实而非议论(或者推测)来还原事件塑造形象,写传就是写史,特别忌讳预设立场。

 

读《乔布斯传》,很容易就能发现作者的客观,Isaacson没有乔布斯的独家授权就去拍老乔的马屁,他反而拉开了与乔布斯的距离,更全面地去解剖乔布斯,他写了一个英明的商业领袖,也写出了一个自私、粗暴、冷酷的乔布斯,有的时候我甚至觉得Isaacson是把自己放到乔布斯的对立面来审视乔布斯的,或许乔布斯的现实扭曲场力真的太强了,想要摆脱它就会矫枉过正。

而《帮主》则是一片粉丝心态,当对乔布斯的崇拜成为作者的预设立场,笔下的乔布斯也就成为了平面的肖像而失去了生气。

但最过分的是作者对李开复的刻意吹捧,在《乔布斯传》中没有出现过一次的李开复,在《帮主》中不仅占掉大量篇幅,还成了乔布斯和苹果最大的、永远的遗憾。由于我没有看到过其它的材料,我无法判断《帮主》对李开复与乔布斯关系描写的真伪(程度的深浅),假设其描写是真,那要么证明乔布斯为人的冷酷(对他和苹果这么重要的人物竟然不对Isaacson提起),要么就证明了Isaacson的疏忽和乔布斯的所托非人;如果此描写是伪,那我只能说,虽然《帮主》的作者向李开复报恩没错,但选择以夸大报恩对象及至改写历史细节来报恩,则是最最愚蠢的方式——既无法真正提高恩公的地位,更让自己的写作因失实变作无用的废纸。 第三是文字: 《帮主》比《乔布斯传》有更多的煽情片段,文字取向也更华丽,但读起来却少了很多味道,低好几个层次,最关键的是《帮主》写了很多事、唱了很多赞歌,却没有塑造出一个完整的人物形象,作为传记,这无疑是失败的。

 

而Isaacson,以简洁、流畅的文字清晰地描述每一件事便写出了一个立体的乔布斯,让读者感受到了现实扭曲立场。事实上,比起卖弄辞藻,清晰地描绘一件事要男的多。 第四是知识储备: 理由很简单,没有足够的知识储备,不仅说不清事情,还会闹笑话。

 

这方面,Isaacson堪称表率,他的主业是编辑、记者,这个工作当然会让他的知识结构较为全面。但当他开始写一部传记,比如《Steve Jobs》时,仅仅全面的知识是不够的,对信息技术、互联网、商业等领域他还必须要有深入的了解,不然别说写出深刻透彻的作品,恐怕连准确的整理材料都做不到。

我还读过他写的另一本传记《爱因斯坦传》,那本书涉及了物理学、种族问题、一战史、二战史等领域,如果考虑他还写过《富兰克林传》和《基辛格传》,在如此多领域的拥有如此深入的知识储备,再怎么夸赞似乎都不为过,而知识的积累(无论全面的还是深入的)归根到底是学习能力的问题,这才是Isaacson最让人佩服的地方。 当然,衡量传记的优劣的标准还有很多,但我觉得这四点是很基础的,写在这里,为以后的阅读,做个参考。

 

有关iTunes

在苹果众多的硬、软件产品中,iTunes无疑是遭受非议最多的一个。

用google随便搜一搜,抱怨iTunes启动慢、系统占用大、支持格式少、有时会崩溃等等缺点的文章举不胜举。但比起这些小问题,iTunes最让用户恼火的是它的文件管理方式,比如它必须先把音乐文件导入曲库,要想把自己想听的歌放在一起听还得编一个播放列表,加上国内低品质的MP3泛滥,相当部分MP3的ID3信息非常混乱,可能一首歌导进iTunes,下一次就再也找不到它了。更糟糕的是,比起其它播放器(手机)复制粘贴极其直观的歌曲导入方式,如果你使用iPod、iPhone或者iPad来听歌,你必须通过iTunes才能把歌曲传入,就算你真的讨厌它,它却让你离不开它。

不过我是喜欢iTunes的,特别是我开始使用Mac以后。

准确的说,iTunes并不是一款音乐播放器,播放只是它的功能之一。iTunes实际上是一个音乐管理平台,苹果把音乐的导入(从CD、AppStore、文件导入、格式转换等)、管理、导出、播放等等功能全部都集成到iTunes,在Mac上,iTunes就是管理音乐的Finder,和管理其它文件一样,你不需要知道一首歌曲究竟存在硬盘的那个位置(而在Win下这似乎是必须搞清楚的问题),你只要通过iTunes提供的索引和搜索功能使用它就可以。Mac甚至设计了一个极其方便的“自动添加到iTunes”文件夹,只要把音乐文件拖入这个文件夹,所有的分类、整理、存储这些工作就可以统统交给Mac,而你所需要做的,仍然只是按你的想法使用这些歌曲就可以了。

iTunes和其它播放软件的区别实际上就是苹果和微软在设计操作系统时理念的区别,苹果倾向于以封闭和一体化的方式给用户更简单直接的用户体验,它让用户更专注于用户自身的需要而不是把时间浪费在其它地方;微软则更开放,它留给用户的空间更多,但也增加了用户的学习成本和管理成本。虽然Mac OS和Windows都是伟大的产品,但它们走的却是完全不同的两条路。

因此,在Mac上体验无比平滑的iTunes到了Windows下之所以会让人有一种“隔”的感觉。就是因为Win版本的iTunes是Mac版的移植而非重造,这使得在Win下使用iTunes必须时时在Mac式的文件管理与Win式的文件管理方式间切换(除非你的硬盘只有一个C盘,不然你绝不可能因为使用了iTunes就扔掉盘符和层层叠叠的文件夹),把两种迥异思维方式简单地凑在一起产生的不一定是火花,也很可能是尴尬。

当然,我相信乔布斯绝对不会适应微软去做一款“好用”的Win版iTunes,一来因为微软的产品思维在他眼里就是垃圾,他不会容许自己去制造一堆垃圾;二来,苹果推出Win版iTunes的初衷就是为了销售iPod,到现在也只是为了让Win用户有一个进入iPod、iPhone和iPad的通道而已,iTunes的伟大已经由其商业模式和Mac版证明了,并不缺少Win版的彩头。

但多数人和公司是不可能有像乔布斯一样彪悍的实力的,对处理不同思维创造的平台与工具的关系时,需要更加的谨慎,不同平台的融合最忌讳的是生拉硬拽和东施效颦,只看表象而忽略实质往往只能产生糟糕的结果,比如当我们看到其它公司有一套运行的非常好的管理体系时,不加考虑就把它们的制度、流程等复制到自己的公司,在通常情况下,就算不产生副作用,也很难收到什么好效果。

关注实质,而不是表象,在任何情况下,都是好习惯。

Stay foolish——纪念乔布斯

用这篇文章参加了imeigu关于乔布斯的征文,在imeigu的地址是:http://my.imeigu.com/8581346993/20419005#

关于乔布斯和苹果的文章从来都不少,这几天更是铺天盖地让人看到眼睛发酸。在贴上了乔布斯标签的著名词汇里,“Think different”已经随着对他的执着创新、完美主义、独立精神以及理想主义的赞颂被分析得彻彻底底、阐述得清清楚楚。而同样著名的“Stay hungry”和“Stay foolish”尽管同样被无数次地转发,却甚少被深入的解读,如果说“hungry”所代指的“野心”、“好奇心”和对世界的“饥饿感”在乔布斯身上体现地是如此明显以至于不需要去多说,那么“foolish”作为乔布斯最优秀的品质之一被忽略就显得有些遗憾了。

我很难为“Stay foolish”找到一个妥帖的中文翻译,“诗歌就是在翻译中损失的那一些”,(对“Stay hungry,Stay foolish”的翻译中)流传甚广的“求知若渴,虚怀若愚”不仅不靠谱,甚至有着中国式的曲解,这位非常重视文字美感的译者忽略了乔布斯的“hungary”不是“若渴”而是对未知世界的真正“饥渴”;而“foolish”也不仅仅是广阔的胸怀和谦虚的态度更是实践世界的方式,乔布斯不是“若愚”,而是真正的“笨拙”。

1985年,乔布斯被逐出苹果后,抛光了其所持有的全部苹果股份(只留一股作为纪念)并投资开办了新公司NeXT。不需探究他继续持有这些股票是否可以以股东及创始人身份卷土重来,只考虑当时正处在第一个巅峰时期的苹果的股票价值,持有这些股票就意味着体面的富豪生活,而以卖光苹果股票表达对公司方向的不认同,并用全部身家去开创一家可以按自己方式做事但前途未卜的新公司,这种行为在今天被称为理想主义,但如果乔布斯最终失败了呢?被商业史记录下的多半就是一个带着些天真、带着些疯狂但最终被定义为“foolish”的案例。

在乔布斯三段论式的人生里,另一个转折点是1997年回归苹果。这个选择在今天被称为伟大,在当时就是“愚蠢”,这不仅因为苹果在其时已深陷泥沼、无力自救,也因为乔布斯领导的另一家公司Pixar因《玩具总动员》的成功已经开始发光发热,而且据媒体报道由于乔布斯持有苹果股份甚少,尽管现在的苹果已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但乔布斯从苹果获得的财富仍然不及他从Pixar获得的。

不求财富、不谋名誉、不享安逸、不惧失败,只为“You've got to find what you love”,乔布斯以他的人生说明了理想主义的另一个写法就是“foolish”。

Google 的高级副总裁Vic Gundotra曾经回忆到,在2008年的一个礼拜日,乔布斯急切地通过电话、短信联系Gundotra,仅仅是因为他觉得Google的iPhone运用的图标上的第二个“O”的黄色渐变有问题,而乔布斯发给Gundotra的邮件标题甚至叫做“救救图标”。这个故事经常被用于讲述乔布斯对细节的执着,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一个图标中某个字母色彩的渐变错误根本不会影响这个运用的正常使用,甚至都无法引起用户的注意。投入大量的资源尤其是重要领导人的精力来处理这样的问题,在多数公司眼里这样做显然是得不偿失的非智之举,是“foolish”,但乔布斯做了,而且不是一个细节,是所有的细节,一项项“foolish”的工作加在一起变成了最终完美的产品。

与乔布斯对产品细节近乎变态般的执着相对的是,苹果的产品往往是市场上功能相对较少的,乔布斯的理念是“要么最好,要么干脆不做”,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把一个功能的用户体验做到最好所需要的投入往往远比添加一个功能要多得多,而证明这个功能比别人的更好也远比说明自己的产品有另外一个功能更难,当乔布斯为求最好的用户体验做起减法时,是“foolish”而非“精明”让他痛下决心,而每当他做出一个“foolish”的决定,他的产品离完美便又近了一点。

而且苹果也没有其他竞争对手那么复杂的产品线,iPhone和iPad就是一款,产品线最丰富的iPod也只有四个型号。乔布斯或许从来就没有考虑过以交错的产品线尽可能广的占领用户,他善于做减法,善于把所有精力聚焦于打造少数精品。他是营销大师,却从来不玩虚活,他的智慧骨子里透着老实,这是“foolish”,但这“foolish”让苹果可以以一款产品对抗整个行业。

所以当我们称赞苹果产品的完美时,最容易看到的是乔布斯艺术家般的天才,最容易忽略的是完美的背后“foolish”般的工作,是“foolish”让天才落地,完美主义的另一个名字就是“foolish”。

其实如果仔细分析,就会发现乔布斯几乎所有的故事都可以用“foolish”来解释,比如他从大学退学后还继续在学校自由地旁听了18个月,没有文凭的学习似乎是foolish,但离开了学分的压力、摆脱了无聊必修课的束缚,乔布斯学到了对他真正有用的知识,“foolish”让他抵达了学习的本质;又比如iTunes Music Store,乔布斯在做iPod时最初并没有这个设计,但在和其它播放器厂商的竞争中,乔布斯发现尽管通过P2P软件盗版MP3已经很容易找到,但这不仅存在着版权问题,而且通过P2P传播的MP3音质良莠不齐,也不是所有的使用者都可以方便的找到所需要的音乐,由此乔布斯并没有像其它厂商那样从MP3的功能入手,而是舍近求远地去建立自己的音乐供应链,当乔布斯把唱片业的各位忽悠得晕头转向与苹果签下合作协议,甚至连一直因商标纠纷而时常对簿公堂的Beatles的Apple唱片也在iTunes Music Store上架时,“完美硬件+丰富内容”的商业模式正式确立,iPhone、iPad的问世已万事俱备,苹果的霸业将水到渠成,而且这个模式还直接影响了Amazon的Kindle,甚至成为了现在手机、平板甚至PC的标准商业模式。但当我们回到最初的起点,我们竟会发现做出如此伟大的成就,不是因为他更天才,而仅只是因为他做了其他人不愿意去做的事情,他的工作比其他人更接近于产品的本质,他比其他人更善于创新,也许正是因为他比其他人更懂得“foolish”,也因为在一个庸常得甚至以投机取巧为智慧的世界里,更努力、更踏实、更耐心、更本质、更深入、更笨拙的foolish和不懈创新、特立独行、追求完美一样都是如此疯狂而危险的举动,但“只有疯狂到了极点,才真正改变了世界”。

好了,写到这里,我发现我竟然还是没有办法用我的母语为乔布斯所说的“foolish”找一个恰当的解释,和乔布斯其他伟大的精神特质一样,或许只有他自己才可以用每个人都听得懂的话把这些精神清晰地讲出来,而他却已经陪上帝喝咖啡去了。

乔布斯留给这个世界最好的礼物不是他的产品,而是他以他行动证明了理想主义不是注定要被撞得头破血流,理想主义也可以成功,哪怕对多数资质平平的普通人。尽管我们可能永远创不出什么新、做不出什么完美的事情,但我们也可以更倔强、更笨拙地去做我们热爱的事情——因foolish而特立独行,就算这个世界依然世故,也不妨碍我们努力,再努力一点。

Stay hungry,Stay foolish。

每个人都可以让这个不完美的世界变得更美好。

Stay hungry,Stay foo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