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香港

弯男也是硬的

一两个月前,推友Amelie犹豫着要不要去广州看达明一派兜兜转转演演唱唱会,她已经看过去年的香港站了,但她终于还是去了。当演出进行到一半,达明开始唱他们极少在现场演唱的歌曲「恐怖分子」时,我发了一条推给她,「恐怖分子,值回票价了」,她迅速回了一条,「太值啦,刚天问也是听过最撕心裂肺的版本」。

不过,演出的重点不在「恐怖分子」,也不在「天问」或者翻唱Suede的“Saturday Night”,而是达明一贯热衷的社会议题。虽如预料中一样没有唱「排名不分先后左右忠奸」,但达明的坚硬却依然让我吃惊。

「天花乱坠」用微博替换了香港站的名人名言,没有了温家宝、刘晓波,这很无奈,但却无损歌曲的气质,「天花乱坠」引用的最后一条微博是韩寒的「所有的坛都是祭坛,所有的圈都是花圈」,由此引出的十字架、墓碑和陵园的视频则把「寂寞的人有福了」变做了一曲中国的哀歌。我后来翻微博,很少有人议论这一段,但在现场,这是让我最感震撼的一部分。

「今天应该很高兴」的结语是「今天谁应该很高兴」,唱完「禁色」去掉枷锁道具时,黄耀明说的是「去掉枷锁先,我已经出柜了,但还有很多人没有挣脱枷锁」,双关、隐喻这是达明一派的方式,但双关隐喻之下,达明的强硬与直接却如最死硬的朋克。

我说的是“It’s My Party”,从「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三个代表」、「四项基本原则」、「五个不准搞」、「六个为什么」、「七个不要讲」、「八荣与八耻」、「九评 」、「十谢 」到「党说干啥就干啥」,每一帧标语出现在LCD背景上都会引起全场的尖叫,略略遗憾的是「中国梦」一帧,如果放做整首歌的最后,就更加完满了。

演出过程中,黄耀明感谢了主办单位的「宽容」,刘以达讲起了玩笑「不知道会不会被禁」,我则想起了David Blot 评价New Order 的一句话“No poses, only attitudes. The true punks do dance music”,把它用在达明一派身上真是再合适不过了,当然还可以再让它挪挪窝,被黄耀明尊为偶像的Pet Shop Boys也配得上这句话。

达明一派在广州的观众不算多,但PSB在上海的观众却更少。不过少有少的好处,在广州,我坐在一堆拿增票的观众中间,每一次站起、呼叫多少有些尴尬,还常常被敬业的保安喝止;在上海,则完全没有这样的压力,有死忠歌迷做伴,往往可以得到更大的乐趣,我并不惊奇于身边的观众会唱PSB的每一首歌,在中国内地,上海是最能在文化上和PSB产生共鸣的城市。

PSB中国巡演的设备比达明在广州的要好不少,虽然演出只有90分钟,却帮助我重新认识他们的音乐。在我以往的印象里,PSB纵有情欲,也先是诗意的,也因极度的概念化而是严谨的,但现场的PSB却完全一派暧昧的情色,他们的音色、节奏散发着致命的诱惑力,Neil Tennant的嗓音依旧勾人,和30年前几乎没有变化,他们的诗意和严谨是因情色而起的。

在达明一派,性即政治,他们更像战士,而PSB,他们似乎更乐意上夜店泡弯男,把所有问题以情与性来表达。达明一派广州现场的遗憾是太少人起来跳舞,而PSB上海现场的遗憾却是有人跳舞,而没人做爱,但这也厌不得别人不当众一炮,说来说去还是心中枷锁太多,如我,甚至不敢去泡身边的姑娘。

唉!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文中图片来自微博与豆瓣)

关于Beyond

黄家驹曾经写过一首《俾面派对》来讽刺只有应酬、交际的香港商业音乐圈,但收录了《俾面派对》的专辑《命运派对》却是Beyond在商业上最成功的唱片之一。黄家驹还曾说「香港只有娱乐圈,没有乐坛」,并在结束了与新艺宝长达5年的合约之后,带Beyond远赴日本,但吊诡的是,离开了香港名利场的家驹最终却死在了东京富士电视台一个极其商业化的游戏节目的录制现场。

这种吊诡也出现在Beyond的音乐上,Beyond有一张充满激情也充满野心的处女唱片《再见理想》,这张唱片收录了被称为Beyond「校歌」的《再见理想》、地下乐迷最爱的《永远等待》和百转千回、新意迭出的Art-Rock大作《谁是勇敢》,但这张自资出版的地下唱片却无疑是青涩的,也尚未提炼出后来感人至深的「Beyond风格」。

但与Beyond的成熟、风格的出现相伴的却是音乐的模式化、口水化,从《再见理想》到《灰色轨迹》到《海阔天空》甚至到黄贯中去年火爆香江的《年少无知》,类似的主题、类似的表达在近30年间不断出现,Beyond找到了在感伤中凝聚力量的方法,却也学会了在复制中刺激泪腺的法门,Beyond的「成熟」是向着大众口味的妥协,而非向着音乐的升华。相比更杰出的香港乐队达明一派,Beyond不仅在音乐上逊色,也缺少如达明(尤其是黄耀明)那样在商业与自我间的游刃有余。

但Beyond不是汪峰、许巍,家驹也好,所谓的「三子」也好,都在最大程度上保留了理想主义的色彩,并把理想主义通过歌唱变成了人人可触摸的东西。如果说家驹的歌声是Beyond风格的支点,那么心怀理想的小人物的感伤、压抑与愤怒才是Beyond风格的真身,也是Beyond在家驹离世后并未溃散,甚至还在很大程度上保持了水准的原因。

但家驹的死,对Beyond的其他三人而言仍然太过沉重。一方面,靠着家驹的「遗产」,三人无须动脑便可坐吃多年,但另一方面,家驹又成了笼罩在三人身上的巨大阴影,三人写出了优秀的唱片《Sound》,但在任何一个Beyond现场,引起山呼海啸的仍然是家驹时期的抒情老歌。

更重要的是,三人的Beyond并没有像失去Ian Curtis的Joy Division那样,彻底改组成新的乐队(New Order),他们想做的仍然是「家驹的Beyond」,如果说家驹被大众束缚了,那么三子的身上则多了一条新的绳索——家驹。

所以,当我在黄贯中的唱片《A小调协奏曲》里面听到用Beyond歌名拼成的歌曲《故事》时,我觉得不仅是歌迷,甚至连黄贯中他们也该忘记Beyond了,他已经写出了新的好歌,不需要过去的神话了。

每周一歌(15):黄耀明《广深公路》

确定是怎么变为不确定的?

在一条高速公路、一趟列车或者一班飞机上,特别是夜晚,周围本就相似的一切不再提示这里究竟是那里,既定的路变成了不断地重复和没有尽头的奔走,时间不再有意义,甚至目的地都不重要了。

“广深公路”是明哥2008年的唱片《King of The Road》的开篇曲,说句实话,个人认为这张使用原声乐器创作的唱片在明哥的作品中只能算一张水准之作,我买来,听过一遍,就压在了箱底。

但鬼使神差的,在某天,在某一班广深铁路上,IPOD随机的播出了这首歌,不确定的情绪里面竟然生出了确定的温暖。

 

附歌词:

广深公路

 

能望到
最遠那個邊界亦能望到
最近這裡總有一個笑容
如面前有你照片中 穿梭公路中
能遇到
最遠那個災劫亦能遇到
最近這裡總有一剎胃痛
命運像大貨車竟天天操縱
路上做一個半個美夢
和你某天開舖
穿過千個荒野還未到
兜過千個方向還未到
親愛的 如時代冷酷
也要去上路 如前面有路
衝過千里千里還未老
只要想見的你還未老
向著你 再遠也去得到
很多稀罕的 將得到
要上路
疲倦到 最遠那個家也懷疑就到
最近這裡總有一切國度
會去到 如前面有路
穿過千個鄉鎮還未到
兜過千個交界還未到
親愛的 如時代冷酷
也要去上路 如前面有路
衝過千里千里還未老
只要想見的你還未老
向著你 再遠也去得到
很多稀罕的 將得到
在想的 想得到
在趕的 趕得到
在上路
能望到
最遠那個安慰亦能望到
最近這裡總有一對眼紅
如抬頭看看破天空
廣深公路中 撐得到
一些小幸福 可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