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Facebook

关于《社交网络》的杂想

![s4387115[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05/s43871151.jpg)

后知后觉的看了《社交网络》,竟然看得热血沸腾,还一连看了两遍。在看第二遍的时候,随手写了几条关于电影的微博,不过由于这部电影涉及了太多我感兴趣的话题,而影片的节奏又远远超过发微博的速度,所以就就着已发的微博写了这篇绝非影评的微博体博客。

一、团队与合作伙伴

除了计算机,马克·扎克伯格另一个天才的地方是挑选合作伙伴,他总能在合适的时候挑中合适的人,无论爱德华多还是肖恩·帕克,当然,在他们失去作用后,他也毫不犹豫地抛弃了他们。

扎克伯格该不该让爱德华多和肖恩·帕克退出?我觉得绝对应该,退出前的爱德华多和肖恩已经很难为Facebook再做出什么贡献了,甚至还产生了很大的负作用,而他们却拿着与贡献不相称的股权,这不是利益问题,更主要的是发言权与决策权。但扎克显然没有找到让他们退出的合适方法,这与陷害他们的人是不是扎克无关。

扎克、爱德华多和肖恩·帕克最终走不到一起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目标差距太大,爱德华多想的是几百万,肖恩想的是10亿,而扎克的野心则远远超过了他的同伴。

关于爱德华多的退出,电影中有一个重要的细节:风投向扎克询问占30%股份的爱德华多是什么人。其实是资本而不是扎克提出了让爱德华多退出,资本也许冷血,却展示了效率,也体现了公平,爱德华多对Facebook的贡献开始可能是30%,但到后来也许真只剩0.3%了。

但归根结底,导致爱德华多最终退出的是他自己,标志性的事件是对肖恩·帕克的态度及要不要去硅谷,而肖恩的方式、硅谷的土壤才是适合互联网公司的,爱德华多选择的纽约显然太“传统”了,用电影中扎克的话说就是“你已经落后的太多了”。

关于肖恩·帕克退出的原因,电影里借爱德华多的话来做铺垫的,尽管肖恩做了大名鼎鼎甚至堪称传奇的Napster和其他的几家公司,但这些公司的结局无一例外的都是关张。

二、抄袭与创新

尽管扎克有没有抄袭Winklevoss兄弟的哈佛关系网从法律上讲是一件难以辨别的事情,但我依然很难把这定义为抄袭,我想扎克确实借鉴了哈佛关系网的创意,但他做出的Facebook却是远远超出Winklevoss兄弟想象的产品,如同科学史上最著名的牛顿、莱布尼茨微积分创立权之争,很难说莱布尼茨就是因为看过了牛顿的零星手稿才完成了微积分,何况Winklevoss兄弟并没有做出和Facebook、哪怕是最初的Facebook一样好的产品。

如扎克所说,Winklevoss兄弟并不是因为扎克“偷”了他们的创意,而是因为他们一直顺利,这次却被远远超越。让他们越来越愤怒并最终决定起诉扎克的几件事都是因为Facebook影响力的扩大,更重要的是这种影响力实际上早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力,如果说赛艇他们只输了一点,那么做网站,他们甚至进不了赛场。

为什么Facebook借鉴哈佛关系网却可以被称为创新,人人、开心借鉴了Facebook却要被指为山寨呢?我觉得这恰恰体现了创新与山寨最大的区别:创新不是无中生有,创新也需要学习和借鉴,创新其实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发展;而山寨的最大特征除了简单的模仿,还有低质化。

让扎克付出6500万赔偿(付给Winklevoss兄弟)的法律是好的法律,它在最大限度上保护了一切创造者的利益,并给抄袭者甚至是疑似抄袭者以惩罚,它让创新而不是抄袭成为成本更低、风险更小的选择。而在法律“宽松”的中国,抄不仅比创新容易,也比“买”便宜,因此在中国只有腾讯这样以抄为核心能力的巨无霸,而无法产生出千千万万个很酷的小作坊。

三、才能、态度及其他

光有好的创意,而没有把概念落实的能力,是不可能产生什么好的成果的,而创意也只会停留在它雏形的样子,就像Winklevoss兄弟干的那样。假设做出Facebook的不是扎克,而是和Winklevoss兄弟没产生过任何联系的人,他们的愤怒也许将被变成后悔。

Winklevoss兄弟既想要做网站,又要练习赛艇,还有学业、还有俱乐部……;爱德华多除了Facebook,还有凤凰俱乐部,还有他的课程;而扎克,只有Facebook。因为专注,所以他走得最远。

过程很重要,但只有结果导向的过程才有意义,因此在扎克和爱德华多分手前的最后一次谈话中,爱德华多讲尽他在纽约吃的苦、做出的努力,却经不起扎克简单的一句“那有什么成果”。

四、关于电影本身

吸引我连看两遍《社交网络》的,不是大卫·芬奇,而是马克·扎克伯格,尽管这是一部剧情片,而非纪录片。

我觉得《社交网络》就是一部以互联网、商业为背景的操蛋的青春史,就像《美国往事》是一部以黑帮为背景的青春史一样。

在谈论大卫·芬奇的时候千万别忘了Aaron Sorkin,影片开头那段扎克与女友多线索、跳跃式的对话真是神来之笔。

挺喜欢九寸钉做的配乐,特别是扎克写代码那一段充满80年代感觉的8位机电音,极度的黑客味道。

与流氓共舞的“非死不可”

教人做PPT的秋叶老师在新浪发了一条有争议的微博“在当下的中国,商业之道只有一条:学会与流氓共舞”,后来他为了给这句话做辩解在其博客发了一篇题为《你永远也不可能打败一个纯傻逼…》的文章,暴露了他的真实意思其实是“在当下的中国,商业之道只有一条:变成流氓”。

虽然他的真实意思透着世故的恶心,但我觉得“与流氓共舞”这个提法还是挺有道理的,一则在当下中国,大大小小的流氓林林总总,你的供应商可能是流氓,你的合作伙伴可能是流氓,你的客户也可能是流氓,就算他们都还尚属纯良,你也绝对离不开那个无处不在、无事不管的政府,不搞懂和流氓共舞,要么别开张,要么快关门。

二则“与流氓共舞”并不意味着要变成流氓,尽管在现有体制下,这很难,但不耍流氓的企业更能把精力放到企业真正核心的、根本性的事情上面去,只要能挺住,不是没有苦尽甘来的机会。但要出淤泥而不染,其前提恐怕也得先搞清楚流氓是怎么玩的,再研究出一套和流氓共舞的方法,否则要么难以坚持,要么近墨者黑。

写上面这段话,意不在反驳秋叶,而是因为近来盛传一条消息:Facebook即将通过与百度合作的方式进入中国市场,众人眼里品学兼优的优等生要和公认的流氓共舞了。

![5iEA1[1]](http://dharmasong.net/wp/wp-content/uploads/2011/05/5iEA11.jpg)

如果单看市场和竞争环境,Facebook是无需合作伙伴的,中国的社交网络的成熟度远不及微博,无论是用户数量还是商业价值都还有巨大的开发空间,同时这个市场里面的两大主角——刚刚上市的人人和准备上市的开心不仅离统治这个市场差得很远,还在微博和Qzone的夹击下疲态尽显,而Qzone,尽管已成为中国社交领域遥遥领先的老大,但它进入社交领域多少有些半推半就,而非全力投入,它依靠QQ建立起来的领先地位并非牢不可破,何况它还面临着虚拟转实名这样的根本性难题。

Facebook面临的真正挑战是政策,这也是有关Facebook进入中国的各种报道里面反复分析的问题。Facebook显然吸取了Google的教训,它通过寻找一个中国伙伴来负责内容审查及政府公关。抛开技术与道德因素,挑选一家政府信任的公司作为合作伙伴,这本身就是Facebook向中国政府传递的最大“善意”,这几乎是Facebook可以找到的进入中国的最佳路径。

在Facebook的绯闻合作伙伴里,除了呼声最高的百度,经常被提到的还有阿里巴巴和腾讯。比较这三者在内容审查经验和政府公关方面的能力,其差距是很细微的,所以Facebook对合作伙还伴的最终选择将考虑得更多的应该还是商业因素。比起手握用户的腾讯和掌控着流量分配大权的百度,阿里毫无疑问是最没有竞争力的,而腾讯和Facebook存在着过多的竞争,尤其是在极其核心的用户资源上的竞争是无可避免的,因此如果最终和Facebook达成合作协议的不是百度,才真正是令人意外的结果。而且与百度合作也可以进一步打压Google——在中国这个Google放而难弃的市场,而Google正是Facebook最大的竞争对手。

不过对Facebook中国版而言,不是Facebook的产品加上百度的流量支持及政府公关就万事大吉了,困难的不在于怎么进入中国,而在进入中国后怎么做。

从商业层面上来讲,表面上最大的挑战的是如何与QQ空间竞争,实质性的问题是如何适应中国用户的习惯并带来使用体验上的提升。劣币驱逐良币的故事之所以屡屡在中国上演,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就是国外的公司对中国用户特别是大多数的普通用户的特点和习惯研究的不够透彻,有好的产品却没有合适的卖法。比如Facebook首先要适应的或许就是中国用户不爱原创独爱转发的习惯,而也这可能是Facebook坚决要把中国版与Facebook全球连通的原因之一,在与中国同行的竞争中,全球性的用户与内容(运用)资源确实是Facebook最有力的武器之一。

不过真正的挑战仍然是与政府的关系。比起少量的政治性敏感内容,Facebook与生俱来的“促进沟通与开放”才是真正被忌讳的,特别是考虑到它在年初突尼斯与埃及的事件中产生的作用(尽管并非Facebook主动为之),就算有了百度这样的合伙人,就算Facebook做出了种种关于内容审查与屏蔽的承诺,只要中国版和国际版是连通的,官方的戒心就不会减轻丝毫,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等待Facebook中国版的或许是一个比当年针对谷歌更严厉的监管环境。

在这样的环境下,Facebook在中国的成败其实并不决定于它自己,无论它做出什么样的妥协,最终的结果还是得看别人的脸色,就算它最终放弃中国版与国际版连通的计划以顺应官方打造大局域网的趋势,它依然要面对可能出现的政策性的限制甚至压制,毕竟对官方而言,听话的腾讯、人人、开心显然都远比外来的脸谱让人放心;何况放弃与国际版连通也意味着它主动放慢了追赶QQ空间的步伐,在恶劣的市场环境下,这甚至会产生让Facebook沦为一个陪衬的风险,这显然不是Facebook下决心进入中国希望得到的结果。

要在中国这个舞池避免“非死不可”的命运,Facebook必须清醒的是,和它共舞的对象就是这个舞池里真正的大佬,想跳好这支舞仅仅借助百度这样的流氓小跟班是不够的,它不仅需要更加谨慎,更需要更多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