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snapshot

路人甲·2012

翻翻我的Flickr,一年竟用手机偷拍了那么多人,……

路人甲

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总能碰到各式各样的人,他们的表情或夸张或平静,却绝不单调。

無標題

碰到这个疲惫的小伙子的那天,我也很疲惫,他靠在地铁车门的那边,我靠在这边。

路人甲

吸引我的不是他的健壮,而是他手中的手机。

路人甲

又是手机。

路人甲

星巴克里常见的表情。

路人甲

烧烤摊永远不少无忧无虑的妹子。

無標題

专注的医生不一定是一个好医生,找不到准确的标尺,只能得到错误的结论。

路人甲

我真记不住这样的面孔,因为每天都会看到很多。

無標題

大观商业城的一个摊主,她的摊很小,连座位都没有,她站在衣服堆里,打电话。

路人甲

昆明夏天的雨总是说来就来,我在写字楼下面躲雨,看着这个小伙子一面抽烟,一面发微博,后来我发现,我挺喜欢他穿的T恤衫。

瞬间·2012

無標題

春节过后的昆明乍暖还寒,高架桥下,两个骑电动车的女孩抱团取暖。

街头歌手

复活节,我和朋友去三一圣堂听赞美诗,结束后路过小西门龟背,几个卖唱的青年正在唱Beyond、汪峰,他们的演奏不值一提,他们的执着却和赞美诗一样美好。

無標題

老岳父办的英语补习班,比起那些玩弄孔孟的国学课堂,这种散落在住宅小区的无证课堂才更像现代的私塾。

無標題

儿童节,我穿过滇池路隧道去赶一个饭局。

路人甲

钱局街、文化巷的「闲适」有一种炫耀的味道,那里有着螺蛳湾一样的拥挤和匆忙,它更适合表演与社交,和安静、思考、独处无关。

路人甲

我吃过最好的馆子,永远是店面乌黑、桌椅沾满油渍的拍档。 大桥下

我莫名其妙地去到了官南立交桥,莫名其妙地遭遇了一场秋雨,莫名其妙地第一次在桥下看这座多层立交。昆明的秋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当我拍这张照片,天空已一片蔚蓝。

走夜路

国庆,和我家领导外出会友,午夜回家,一片模糊。

摩天轮

和我家领导去大观楼,发现我们竟然连坐摩天轮都会害怕了,真是年纪大了,呵呵。

晨光

立冬后的某个早晨,我坐机场大巴去长水赶飞深圳的头班机,天空甚晴,但车窗上的雾气和窗外的山搅和在一起却一片混沌,很是迷幻。

路人甲·小馆子

没多少人真正喜欢大馆子,至少我和周围的多数朋友是这样。能让我填饱肚子还念念不忘的,大部分都是大排档、小吃店或者夜市摊,我至今还记得武成小学对面老奶买的煮洋芋,也常常会想起同济赤峰路侧门口的小馄饨和粉丝汤。

但在现在的中国,小店和老传统往往脆弱,白石洲拆迁了,深圳再也找不到三教九流可以吆五喝六喝粥吃酒的地方;广州有名的竹升面馆,在被《舌尖上的中国》报道之后,也曾因业主涨租而遭遇停业的困局;而在昆明,东南西北中都有号称“正宗武成路”口味的豆花米线,但真正的武成路豆花米线是什么味道,我早已经忘了。

路人甲

路人甲

Untitled

Untitled

路人甲

Untitled

Untitled

Untitled

路人甲

路人甲·和公交有关

当手机的功能不再只是打电话,它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尽管手机的拍照能力——无论画质、操控仍然没法同入门级的单反、单电相提并论,但强大的滤镜、社交网络的分享却让手机拍照充满了乐趣。特别是当你拿起手机,对准陌生人时,并不会引起他的惊慌(愤怒),招来不必要的麻烦(这是卡片机做不到的),手机让纪实和记录都变得的更容易,尽管这已经引起了新的关于隐私的讨论。

“路人甲”是我用手机偷拍的我遇见的陌生人,这个概念不是一开始就有,而是拍了几张之后,我才发现被我拍下的都是我生活中的“路人甲”。

今天发的几张,都是我在公交车上拍的,等照片数量再多一些,还会整理一些其它的。

Untitled

这是“路人甲”这个系列中我最喜欢的一张照片,我觉得这个场景传递了一种很难描述的感觉,两个人的表情都很值得回味。

A man

这张是“路人甲”的第一张照片,曾经在《图说春节》中发过。

Untitled

Untitled

Untitled

我不喜欢摆拍,在拍“路人甲”时也比较忌讳夸张(尤其是显得丑陋)的表情,但很多特别的东西总是会自然地出现。

Untitled

Untitled

Untitled

Untitled

讀報的老人

更多的“路人甲”在我的Flicker豆瓣相册